2011年12月4日 星期日

那些年,我們都在育源

當我決定與妻長居在西海岸時,我的故鄉───山打根,慢慢地走出我的生活圈子,然後變得極遙遠。這一種遙遠,是思緒上的流放,其實只需要乘搭三十分鐘的飛機,我又可以飛返故鄉,重新耹聽它的生命脈搏聲。
  情非得已,只有離開,我才找到我的理想。
  因為離開,才造就我日後的流放。
  一旦流放,山打根所有的人與事,都一一走進我的記憶盒裡,等待歲月的醞釀,然後成了一杯入口醇香的咖啡。
  因為離鄉,我學會了喝咖啡。
  咖啡,存在著一種寂寞、思念,還有等待。
  這一離,也把母校的記憶,都一一折在回憶的相薄裡,偶爾翻閱,然後記起某一些人,某一些事。
  那天,我們約了您,一起喝個下午茶。說起喝茶,其實這個計劃老早盤算在心中,等待哪一天,當我真的能放下所有手上的工作,然後約您出來,一起聊天,一起回憶往事。
  其實,我們都是重感情的人,因為您不只一次對我提起在育源的點點滴滴,而且眼眶內流露出無限的思念。
  等這一天,竟然等了那麼久,就藉著老友志成到亞庇游玩,於是就約了您一起見面,了切我的心願。
  那一天,我、妻、志成與您,四個人,就這樣坐在一間舒雅而幽靜的咖啡室,侃侃而談。
  窗外下著雨,空氣有點冷,而且雨絲濛濛。
  窒內的我們,思緒一點也不朦朧,而且清晰。
  把心門都打開了,我們的話閘子一下子像洪水奔驣,濤起斑斕的水花。
  當水珠落下來時,變幻成點點的回憶,這正是我們共有的思緒。
  於是思緒,開始向前鋪張,我們的時光機,一起回到該回到某個年代。

  那一天,我們相識在一九八零年。
  您剛從台大畢業,返回故鄉後,就一頭投入教育的行業。
  那一年,您開始在育源執教,而當年的我們已是中二的學生。
  開始兩年,您負責教歷史。
  在那兩年內,您把我們的歷史根基打得相當穩紮,尤其是中國史,就像時光倒流,您把每一個歷史人物描繪得栩栩如生,就像一面鏡子,藉著每個朝代的更替,告誡我們要吸取經騟,不要重蹈覆轍,要做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;也藉著歷史的發展,讓我們學會了如何尊重生命,找到自己的定位。
  高一那年,您終於教我們華文這一堂課,而且這是我所期待的。
  因為華文,除了讓我們學會更多詞匯之外,重要的是,也讓我們學會更多的做人道理。
  這一點,您做得相當好,除了課文之外,您也用歷史入文,讓文學與歷史相融,造就了我們對人文的關注,培養成具備人文修養的學生。
  該教的,您都教了,而且還補充很多資料,讓我們更熟悉每一篇文章的內容和主題。這,也培養了我們對事物的看法及觀點有了很大的提升。
  還記得,您最愛說我所寫的作文又長又臭,當年我並不明白其意,直到投入文壇之後,才明白您所給的評語,是如斯正確,如此恰當。
  也許,畢業後的同學們,各有理想,各有長處,有走向專業的,也有走進商海,然而依然執筆成書的,想來了了無幾,屈指可數。在馬華文壇上,經過您調教而有所表現的,我可能不算突出,但是我的堅持,一樣來自您對華文的摰著。
  因為華文,我始終尊重您一如往昔。
  窗外的雨聲漸小,我們的話題,依然回到那些年的情懷。
  您仔細翻閱著我帶來的校刊,那是母校二十週年紀念特刊。
  您翻著翻著,一時驚嘆,一時沉默。
  我們都知道,您又掉入當年的回憶,努力思索曾在育源執教的點點滴滴。
  我們都不打擾您,生怕這一打擾,讓您所有的回憶都消失了,而我們就變成了千古罪人。其實,在當中的老師,很多已經退休了,甚至有些回憶都模糊了,記不起哪些老師教過甚麼課目。
  看完後,您頗有感慨,彷彿在嘆惜歲月催人老,因為在您的面前兩名學生,也步入中年了。有一點頗令我們感動的,您說在目前的學校執教了二十多年,很多學生的名字都不記得,可是在育源執教時的學生,很多依然記得,而且樣貌歷歷在目。可想而知,您對育源的思念,原來沒有中斷。我和志成都在沉默且思考,是不是在每一個夢縈中,您都會想起曾被您教過的學生呢?
  當太陽開始偏西時,室內的燈也開始亮起來,我們知道,我們已經聊了很久。
  總歸要離開,但我們並不傷感,因為這一聚之後,可以預測以後的相見,一定會不遠。
  送您回宿室路途中,您很開心,話題也一樣多,但也帶著無限的感慨。
  學生的成就,不也是老師最感安慰的嗎?
  我也慶幸,能有這麼一位好老師,充當我生命中扮演吃重的角色,讓我的成長,一點也不模糊。
  好的老師,可以造就一名對社會有所貢獻的人。
  我深信不疑。
  送了老師回家,我的眼睛有點模糊了,有點怪自己,明明生活在同一個城市,並且在同一個地區,為何不常常拜訪老師,向老師嚧寒問暖呢?
  匆匆三十年,當年在課堂的朗讀聲,已經變得好遠好遠了,但是那一種回憶,卻是刻骨銘心。多麼希望時光能再倒回,我們一起回到當年的課室,等待老師進來,在三部曲後,照例聽您大聲喊的:“上課!”
  今天我的文字,來自您的教導,這一點是不容否認的,感謝您的用心,才成就今天的我。
  您,永遠是我的老師,一輩子的老師。
  僅以此篇,向我最尊敬的華文老師致敬。
  佘國英老師。

1 則留言:

一介草夫 提到...

一日为师终身为父。老师的恩情海洋深。